安装客户端,阅读更方便!

45.足够了H





  男人的双手扶着云宴的大腿,嘴唇吻住花户中间的软肉,舌尖用力抵着吮吸。

  许是寂寞了很久,面对云宴的邀请,他只想用出全身的力气,竭尽所能地用尽一切自己所能想到的技巧讨好她。

  从前积攒的嫉妒情绪化作酸酸的欣喜,鼻腔皆是女人甜腻的味道,让他恨不得溺毙在这温软的溪谷间。

  原本温顺伏在中间的花蒂在主人的一阵轻颤后充血挺立,变得暗红,在下一秒被软舌吸裹,被滚烫的地方完全笼罩。

  蜜穴里悄悄地分泌出更多汁液,多得溢出来,顺着腿根流向大腿,留下一道蜿蜒的水痕。

  男人卖力的舔舐让云宴呼出的气息越来越热,也越来越重,不得不抬起手臂撑着床头才稳住身体。

  她低头看着祁修,他的长睫垂下,这个角度甚至能看出来投下了阴影,发丝温顺地贴着侧脸,不是从前总是一丝不苟的精干模样,反倒更显得温柔和听话。

  云宴将手慢慢伸进男人的衣领,手掌触摸到细腻的肌肤,皮肤下的肌肉瞬间收紧变得僵硬,又立刻放松下来,全身心地接受着云宴的抚摸。

  “啊……”不断堆积的快慰让云宴弓起身,将湿淋淋的花穴送到男人嘴边,更加贴得严丝合缝。

  祁修伸长了柔韧的舌头,顺着穴缝细细地舔过,所到之处的微咸汁液都被他含入口中尽数吞下。

  搭在男人肩头的手又收紧了几分,他知道差不多了,吻住前端的圆珠用力啜吸,急速加剧的快感从那一点像过了电一样传遍全身。

  花穴抽搐着涌出大量的液体,腿根颤抖着,高潮后的身体完全放松,缓缓坐了下来。

  云宴看见祁修用拇指抹了一下嘴唇上亮晶晶的液体,伸出舌尖舔干净。

  他墨黑的眼珠看着她,微微湿润,像荡漾着粼粼的波光,又被晚霞洒上了橘粉色的情欲色彩。

  云宴扯起男人的衣角,将宽松舒适的棉质衣物脱下,男人精壮的上半身被完全展露出来,从胸膛到腰腹都被线条优美的肌肉覆盖着。

  她的手指抚上腰腹的部位,那里还有着清晰可见的疤痕,与周围的皮肤格格不入,抚摸上去是异样凸起的触感。

  忽地,她的手腕被男人款款握住。

  祁修摇了摇头,轻声说道:“不好看。”

  他的神情有些尴尬,透着几分不安。

  云宴反手握上他的手臂,凑上去将一吻落在男人的眉心:“没关系。”

  说罢,云宴用手抚摸着男人的乳粒,嘴唇移到脖颈处细细吮吻,将原本冷却了几分的温度又渐渐升高。

  祁修被云宴的动作撩拨得发烫,下面又硬了几分,有些难耐地挺腰蹭了蹭。

  裤腰被云宴的另一只手拉开,早就迫不及待的性器挣脱了束缚直直挺立,顶端泛红湿润,溢出了几点前精。

  “嗯啊……”前段被温软的地方吞入,祁修不禁吸了一口气,吐出低低的呻吟。

  方才高潮的淫液顺着柱身流下,充当了最好的润滑,进入的节奏缓慢磨人,顶端慢慢撑开内壁褶皱的感官刺激被无限放大,让人清晰地感觉到性器相贴的全过程。

  完全充满的时候,两个人的呼吸都变得更急促,浑身的肌肉都被蚀骨的快感刺激得收紧。

  祁修的双手扣上云宴的腰肢,紧紧盯着她漫上粉红情潮的脸,启唇询问:“可以吗?”

  得到准许,他开始挺着腰,一下一下地撞击着最深处,那里又热又烫地收缩着。

  他观察着云宴的反应,缓慢发掘着她穴内的敏感点,尽可能地取悦她,将所有的敏感点一一照拂。

  看到云宴唇间吐出舒服的叹喟,和越来越热情的反应,并不需要大开大合的动作,只是看到她因为自己的动作而感到快乐,祁修便觉得自己已经心满意足了。

  男人极富耐心地温柔律动,舒缓的节奏带来了最甜美的慰藉。

  云宴闭着眼睛呻吟,沉醉在轻柔的快感里,紧贴的下身在抽插中发出细小的水声。

  两人的上半身在动作间摩擦,男人的乳尖偶尔蹭到云宴身上的布料,变得挺立发红,带来更多的快感。

  他的眼里映着她,体内四处游走的情欲皆因她而起。

  性器倏地被绞得发疼,他知道云宴达到顶端了,轻吻了她的额角。

  祁修没有继续动作,而是直接抽离身体,看着余韵中的云宴用手撸动了几下,就轻易射了出来。

  他喘息着,透过睫羽看向云宴,想着如果时间能永远停在这一瞬间该有多好。

  但不管云宴在外面有多少莺莺燕燕,他陪在她身边的时间才是最多的,他可以帮云宴做最贴身的事情。

  这已经足够了。